当前位置:QQ文学无弹窗小说>穿越架空>凰女天下>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心之所念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心之所念(1 / 1)

玉无望怎么也想不透,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给了风长栖这样的暗示,连忙开口解释道:“栖儿,我绝对没有这种想法,你误会了。你是不是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?别当真可好?”

“不是别人。”风长栖话语一顿,凑在玉无望身侧小声的说了两句话。

后者怔愣片刻,忽然一笑:“我还以为有人趁着我忙的时候悄悄给栖儿挑拨离间呢,原来不是。栖儿,这件事是你多想了。”

没想到自己昨天晚上的离开,竟然会给风长栖失落的感觉,玉无望有些惭愧,但更多的是好笑:“不是我嫌弃你,而是我不敢太接近你。栖儿,我又不是柳下惠,总会有不方便........你刚生孩子没多久,我可不想伤你。”

风长栖眨了眨眼睛,脸上的绯红颜色越发浓烈:“只是这样吗?”

“栖儿要是不信,我可以发誓。”

说罢竟真的要举起手来,风长栖哪里看得了这个,一把拉住他的手腕,连连摇头道:“发誓就不用了,我相信师父。”

玉无望看着她腼腆到不敢抬头看自己的模样,忍不住开口打趣道:“栖儿你可知道我为何会偶感风寒?正是因为昨晚在庭院里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所致。我宁愿自己不好受,也不想伤你分毫。你可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。”

原来这一切都是误会。

今天风长栖有多迷茫与委屈,如今便有多无奈,她还以为玉无望真的是因为她生过孩子,大不如前所以嫌弃自己。

“栖儿.......”玉无望将人搂在怀中,软玉温香在怀,哪有毫无反应的道理,他稍微将人楼的更近些,在她耳畔轻声说了两句话。

因为两人离得很近,他说话的时候呼吸气息都扫在风长栖耳边,有些痒。

风长栖忍住笑,双颊通红的点点头:“可以吗?”

“我特地问过大夫,大夫说可以。”

风长栖只觉得自己的面子越发挂不住了,她和玉无望虽然还没有成婚,但是谁不知道他们是一对?玉无望找大夫问这种问题着实不妥当!

没等她将心中的不满说出口,玉无望已经在她的眼角落下一个吻,随后一点点推移,一路来到唇角。此时房间里的气氛,就像是被人点燃一把火,尽是炽热的气息。四目相对之时,这种灼烧感越发炽热。

就在两人的鼻尖越凑越近,眼看着就要碰到的时候,紧闭的房门忽然被人敲响。

“殿下,您在里头吗?”

这好像是小公子的奶娘的声音。风长栖担心孩子出事,再也顾不上其他,一把推开玉无望,快步冲到门口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奶娘站在门外一脸的歉意,像是知道自己可能坏了人家的好事,她低低垂着脸:“小公子一直在哭闹,似乎是想见您,您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风长栖便走了。

出门往外去的时候,甚至连头不曾回,房间里徒留玉无望一人拧眉沉思。

太年轻就要孩子果然不对,看看,栖儿的心思都落到孩子一个人的身上了,若是以前,她会丢下自己一个人?玉无望越想就越是无奈,神情怨怼的看了风长栖离去的方向一眼。儿女果然都是前世的债!

“国师大人。”当小黑来到房间,瞧见玉无望神情阴沉坐着的时候,就知道好事肯定被破坏了。

为了避免玉无望此时汹汹燃烧的怒火沾到自己的身上,小黑屏息凝神,连大口喘气都不敢,生怕被迁怒。

待玉无望将情绪平复了些许,才转头吩咐下属去把清秀带来。

风长栖身边一般都跟着清秀,今日也带着,她应该知道风长栖今日都去了什么地方,又见过什么人,玉无望想找他来问问。

小黑依言而去,没过一会儿便把清秀带了过来。

见到人,玉无望开门见山的问:“今日殿下去了什么地方,见过什么人?”

清秀不敢有丝毫隐瞒,直接对玉无望说出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,除了楚明轩那件事,她不敢说。楚明轩明显对自家殿下有别样的心思,如若让国师大人知道还了得?到时候说不定殿下刚修复好的关系又要出现损伤,这可不是清秀愿意看到的。

清秀说话的时候,一直低低垂着脸,从头到尾都不曾将头抬起来过,这说明什么?她心里有鬼!缘分

玉无望微微眯起眼睛,转头看向小黑,后者连连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。看起来,她应该是没说实话,就在玉无望纠结于用什么手段让清秀能够坦言时,忽有下人前来禀报,说是前院有人送来许多物件,自称是美人阁送来的物件。更有美人阁的幕后老板楚明轩亲自前来相送。

清秀的心猛然沉到谷底、楚明轩什么时候送东西来不好,偏偏要在这个时候,而且还是亲自相送,他是怕玉无望不会多想吗?

“国师大人,这.......”

玉无望眉头一皱:“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,你还是不肯说实话?”

旁边的小黑冲着清秀挤眉弄眼,提醒她说实话,这个时候的玉无望明显是在怒火爆发的边缘,除了风长栖,他可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。

清秀无奈,只得说出事情,包括楚明轩的事儿,一一全部说了。

大厅中,楚明轩正端坐在位置上等待。

有侍女匆匆前来禀报:“楚公子,国师大人请您过去说话。”

楚明轩也不在意,只要能够见到玉无望,一切都好说。他跟在侍女身后,一路走到凉亭中,远远的就看见玉无望挺拔的背影,明明他身上穿着只是素净的便服,可站在那处,却挺拔如竹,举手投足之间,自有一翻气度在。这不是楚明轩第一次见到玉无望,但还是被他的气度所折服。

他走上前,正要行礼,却见玉无望摆摆手,意思是让他不要拘泥于礼节。与此同时,玉无望眼神微沉。

他认出了楚明轩!

那一日在酒楼,他对楚明轩的印象还是颇为深刻的,当时只当他是林远平的朋友,往后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的那一种,万万没想到竟然还会再见面。

玉无望神情复杂的指了指石桌,这个时候,楚明轩才发现桌上另有一个锦盒。

听得玉无望道:“这锦盒里的物件是给楚公子的回礼。”

楚明轩揣着困惑上前打开,发现里边放的全是银票,粗略一算,跟送风长栖的物件价格相当,看来这位国师大人不想要这份人情了。

楚明轩轻咳一声,恭敬作辑道:“国师大人这回礼也未免太重了,草民不敢当。”

“楚公子也是生意人,哪有开门做生意却要白送人东西的道理,这些银钱就当是结账了。”玉无望坐回到位置上,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这才开口问:“不知道楚公子为何要见我?”

说来也是奇怪,楚明轩的那些东西,分明是给风长栖送来的,可他进到太守府之后,并没有让下人禀报风长栖,反倒求见玉无望。

这是玉无望最为困惑的一点,难道他是有求于人?

探究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打转,楚明轩却是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,淡淡一笑,开门见山道:“草民有事相求。”

没想到他竟然抱着这样的念头,玉无望眉峰微挑:“你不会以为你对栖儿好,我就会答应你的要求吧?”

“不,国师大人您误会了,草民自知那些物件不过是讨殿下高兴的小玩意儿,上不得台面,压根就没想过用这些来当做交换。属下只是寄希望于国师大人能出来见草民一面而已。”

事实证明,他的策划成功了。

玉无望对此人多了几分改观:“既然楚公子是生意人,就应该明白有来有往的道理。”

楚明轩点点头,没有人比他更懂这些,正是因为明白,他才敢站到玉无望的面前:“十日之前,城东的粮仓被人破坏,导致粮草受损,原本能够支撑两年的数目,如今消减成不到一年,草民说得没错吧?”

玉无望微微眯起眼睛,指尖在桌面上轻敲着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?是谁告诉你的?”

“国师大人暂时不用管这些,只需回答是或不是。”

“你就不怕我为了守住这个秘密,杀你灭口?”

粮草一直都是行军打仗最重要的一个因素,玉无望先前那么果断的起兵,便是仗着碎叶城也江城的粮草充足,便是被围困,只守不攻,也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,但这一切都被数日前的一把火给烧毁了。

江城其中一座粮仓被火烧成灰烬,抢救出来的粮食不到十分之一,另外三座粮仓也被算计了,但因为发现及时,没受到太大的损失。

楚明轩这些话,其实还是往好听里说的,如今江城剩余的粮草甚至不能支撑一年,更别说前线粮草了,玉无望和江城太守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,正是因为这个。他以为事情隐瞒得很好,万万没想到,风声还是走漏到外头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